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 > 夫妻生活 > 正文

不一样,是为了相爱

2012-03-15 18:29
  文/布衣粗食
  
  刚入中专学校那会,班上有个同学,叫小婷。小婷人如其名,身段亭亭玉立,咋看都是一个落落大方的女子。可小婷的腮帮下长了一块巴掌大小的胎记,青色的胎记如同一只难看的手,托在她的腮帮下,延伸到脖子根部。胎记映衬着她那张清秀嫩白的脸,显得难看极了。
  
  几个月后,同学们彼此熟悉了,都明白胎记是打娘胎出来就有的记号,自然没有人取笑小婷,更没有人拿她的胎记做文章,久而久之,小婷和同学们也就和睦相处,相安无事。只是,小婷性格极为孤僻,寡言少语,形影相吊。
  
  有一回,学校组织班级间的联谊会,要求每个班都要表演节目。我们班的女生决定排练一个舞蹈,因为班里女生不多,班长要求每个女生都必须参加。为了集体荣誉,小婷在推辞不下的时候,勉强答应伴舞。
  
  一切进行得还算顺利。联谊会在学校礼堂如期举行,学校几千人欢聚一堂,载歌载舞,好不热闹。轮到我们班的节目上场了,礼堂的舞台上,女生们打扮得花枝招展,依次出场。优美的旋律里,柔和的灯光下,女生们的舞姿吸引了几千双眼睛。
  
  “啊!好难看!”不知谁在观众席猛喊了一声。这时候,刚刚是小婷排在舞台最前面,而且穿的是那种低领型,前后“V”字型的舞袍。在舞台的灯光闪烁下,小婷那块胎记成了目光的焦点,暴露无遗。
  
  舞台下,一片唏嘘声,无数眼光齐刷刷看到了那块巴掌大的青色胎记。小婷猛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难看。她羞愧得面红耳赤,泪流满面,头脑里“嗡”的一声,乱成了一团浆糊,跑下了舞台,冲出礼堂。任凭班长怎么叫,她都没有回头。
  
  打那以后,小婷总是在遇见同学的时候低着头,目光俯视着脚底的水泥路,脚步匆匆忙忙,似乎有千万只蚂蚁在她背后撕咬着,驱赶着她到一个孤独的角落去。本来寡言少语的她,几乎再没有听到她主动说过话,几乎看不到一丝笑容。她从此也换上了清一色的高领衣服,努力地把那块胎记遮挡起来。
  
  在我们十六七岁的时候,大家正值情窦初开,自尊好强,有一张难看的脸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啊,更何况,小婷在众目睽睽下暴露了她的难看。偶尔小婷也会在校园某个寂静的角落遇到男女成双对地热聊,她几乎是绝望了,心里涌动着一股厌恨,厌恨所有嘲笑过她的人,那块胎记无数次狂抓着她的心,痛楚不已。
  
  小婷从此成绩一落千丈,而且大家还发现她放假了也不回家。为了帮助小婷,班长通过小婷的一个同乡,打听到她的一些故事。小婷自幼丧父,很多同伴爱奚落她,打懂事那会开始就厌恨自己的母亲,恨母亲赐予她难看的胎记。因为出生贫寒,母亲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先给小婷的弟弟,要求小婷要处处让着弟弟。更可恨的是,在一次家里失火的时候,母亲把弟弟救走后,没有冲入火海救小婷。小婷是被前来救援的村民救出来的。从此,小婷和母亲之间有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,日积月累的小事加上母亲留给她的胎记垒成了高墙,让这对贫穷的母女决裂了。